“这五年·我与中国”:在南非当孔子学院中方院长

图片 1图片源于人民日报海外版

五年前,从北京唱响的“中国梦”引起海内外中华儿女共鸣。五年来,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实践,到“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到“一带一路”;从经济转型发展到反腐倡廉……中国的头条新闻总能引发海外华侨华人的思考与感怀,侨胞们与祖国、家乡呼吸相通、砥砺奋进。

图片 2  近期,南非教育局西海岸片区负责人Makwezi
Wilberforce
Maliwa,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谢作栩,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国际处中小学合作科科长Rolene
Liebenberg Elizabeth,南非Rheuish女子高中校长Eliza Hermina
Slabber以及南非Rietenbosch小学校长 Van Rooyen
Roybenjamin一行来访我校。副校长邬大光及国际处副处长陈志伟接见了南非教育代表团一行。

“这五年·我与中国”:在南非当孔子学院中方院长。  近年来,中南通过互办国家年、正式启动中南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等举措,拉近了两国人民的心灵距离,增进了相互了解和友谊。南非已成为设立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最多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目前,南非共有5所孔子学院、5所孔子课堂。

“这五年·我与中国”征文活动发起后,海内外侨界踊跃来稿,表达心声。一篇篇优秀征文陆续与大家见面,共同讲述“我与中国的这五年”。

  此次南非教育代表团访问我校是以厦门大学及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共建孔子学院为平台,通过孔子学院搭建中国与南非两国之间教育交流与合作的桥梁。在接见中,邬大光首先对南非教育代表团的来访表示欢迎,同时,肯定了孔子学院在两校甚至两国友好往来上起到的积极的推动作用。南非教育局西海岸片区负责人Makwezi
Wilberforce
Maliwa表示,通过孔子学院的建立,语言构筑了两国之间的桥梁,使两国的交流更加流畅。南非Rheuish女子高中校长Eliza
Hermina Slabber以及南非Rietenbosch小学校长 Van Rooyen
Roybenjamin分别表示孔子课堂开课以来,南非青少年儿童获得比以往更多的了解中国的途径。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国际处中小学合作科科长Rolene
Liebenberg Elizabeth对我校及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间的合作充满了信心。

  图为在南非比勒陀利亚的中国文化和国际教育交流中心孔子课堂,当地学生正在学习书法。

——编者按

  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于2008年1月,现已在南非Rheuish女子高中、南非Rietenbosch小学等学校建立了5所孔子课堂,并不断拓展汉语国际推广工作。我校90周年校庆期间,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副校长ArnoldvanZyl专程来访我校参加庆典,并与我校签订了两校合作框架协议以及校际交流协议。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小课堂,大影响——我在南非当孔子学院中方院长

  

李晓艳

自从2004年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成立以来到2016年底,全球140个国家已建立了511所孔子学院和1073个孔子课堂。如此大规模的语言文化传播共同体,自然会面临各种挑战,当然也不乏来自各方的质疑和批评,传播最为广泛的一篇文章,是题为“美国撕下了孔子学院的遮羞布”,从2012年第一次发布,隔一段时间就会看到一些媒体将此文章搬出来炒作一番,有些还将标题做了修改,比如,2017年初,一篇题为“美国下令60多所孔子学院全部停办”的文章,内容与2012年的文章基本一致。

虽然我们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篇文章中有很多描述都与事实不符,但由于其刺眼的标题,加上媒体本身的宣传效应,一时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令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异常愤慨,觉得办孔子学院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国内还有很多贫穷落后的地区需要帮助,但国家在国外花大力气建立如此多的孔子学院,是否值得?那段时间,我也不停地收到朋友转发过来的文章,询问文章内容是否真实。

作为亲身参与孔子学院建设和运行的两任中方院长,从澳大利亚到非洲,我想说,孔子学院让世界人民多了一条了解中国的宽阔渠道,并且由此改变了对中国的印象。以下几个小故事,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跟大家分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