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诉苦称工资低7年未涨薪 其他民众不买账

  公务员哭不哭穷,不能由其自身来进行判断,应该通过一系列的制度设计来加以确定。正如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所坦言,让最后一个分粥的人来给自己分粥,就基本能保证前面分配的公平性,因为他必须要保证自己的碗在最后分配中有粥。所以制度设计应该由多方参与,尤其是等待分粥的一方必须广泛参与才行。

  其次,公务员薪酬体系改革要与机构改革、事业单位改革同步。改革必须起到精简优化作用,选贤任能,最终挑选出最能够为公众服务的人。向基层公务员倾斜的加薪政策切忌引发体制内各群体攀比性普涨。

而公务员受访者中,仅有4.5%的受访者认为公务员收入很高,3.2%认为中上,12.2%认为中等,47.7%认为中低,32.4%认为很低。

  作为社会一个特定群体的公务员,其定位为社会公仆,这不但与广大民众对政府角色期望——“服务型政府”相一致,也与公务员本身工作对象、范围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应该说目前已形成了共识。依照自己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按劳获取相应报酬,本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准则。但由于对公务员工作的评估与考核一直是由所在的组织内部消化,既是球员又当裁判,民众只能置身事外。长期积累,便让涉及公务员加薪之类的事情成为观众爆发不满情绪的宣泄通道。

  首先是如何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

与郭瑞一样的年轻公务员有许多,随着新一轮公务员薪酬改革的进行,公务员工资改革正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一方面,自2006年至今,公务员工资连续7年未涨,但物价却持续上涨,一些基层公务员生活压力日益增大。另一方面,公务员工资信息不透明,一直引发公众“吐槽”,甚至被认为有“撒娇哭穷”的嫌疑。

  公务员[微博]“哭穷”为何同情少吐槽多:拿工资不作为。“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和反‘四风’的开展,让社会风气焕然一新。随之而来是部分公务员‘叫苦不迭’,认为自己工资太低,晒起了工资条。然而,同情声甚少,‘吐槽’颇多。这种现象也成为2014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3月8日《现代金报》)

  整个公务员加薪过程必须符合程序正义。所谓程序正义包括预算的公开与透明,加薪须经过人大权力机构的审核认可,需要结合独立第三方对公务员服务效率和服务效果的考核。如此,公务员加薪才能做到让公众心服口服。

专家:公务员薪酬改革不应该一涨了之,应兼顾社会公平

  3月9日,以“公务员工资”为关键词在百度进行搜索,竟有相关结果1900余万个,由此可见社会关注层面之广泛和关注度之高。对显示的网页稍加浏览,便可发现一方是支持公务员能涨工资,另一方则是反对,呼声此消彼长。而在笔者看来,公务员“哭穷”背后的制度意义更值得关注。因为,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群众关注公权意识的增加,社会开放度、包容度的扩大,乃社会进步的明显标志。

  (原标题:媒体称公务员涨薪须有针对性 以削减内部结构性差异)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观点代表了社会的普遍心态,“十八大以后,反腐成效显著,按照国家制定的反腐规划,我们能在2017年遏制腐败势头,建成廉洁吏治,之后再谈公务员涨薪的条件就具备了。”任建明解释道,其实在政府全面改革的工作部署里面是有这方面内容的,目前确实已经开始研究新的公务员的工资、福利制度了。

  文/谢文鸿

  其次是如何在下一轮收入分配改革中实现社会公平。

公务员涨薪,你赞成吗?

  公务员加不加薪,不能由一时的社会舆论左右,应该客观审视近年来经济发展水平与公务员队伍收入水平是否相匹配。不可否认,现在的公务员队伍中的确存在一部分人拥有一定甚至相当的灰色收入,但事实上,更多基层公务员仅仅只是从事程序性的工作,而不掌握资源分配权力,其获取灰色收入的渠道有限甚至为零。所以,不能也没必要去一味指责公务员不作为,因为那毕竟是少数。从制度上去规范其工作要求,这才是最重要的。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近日,广东省现代社会调查与评价研究院联合调研吧、问卷网和搜狐新闻中心,对13475名公众进行的“公务员该不该涨工资”在线调查,结果显示,公务员和非公务员的态度差别很大。受访的公务员群体多支持涨工资,其中43.5%的人支持给全体公务员涨工资,51.4%的人支持给基层公务员涨工资。而非公务员受访者,则只有21.9%支持给全体公务员涨工资,37.0%支持基层公务员涨工资。

  因此,以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为重点,从制度上对公务员的工作能力、绩效、应获取报酬进行规范,加强与公众进行交流平台与通道的建设,其作用不言而喻。

  我国建立公务员体系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举措,是建立现代行政体系重要一步,由此方能实现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公务员法》从1986年起草到1993年颁布,发展至今仍有不尽人意之处,比如出现人力资源配置严重扭曲的状况,俗话讲就是“忙的忙死,闲的闲死”,部分存在工作效率低下等问题;又比如工资结构不够透明化问题,隐性收入、灰色收入占比过大的问题,易引发公众“仇官”情绪。公务员体制改革从根本上是为了建立一个高效有序的行政官僚体制。其薪酬体系改革必然从属于这一目标。或者说,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最终目的,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才是最终目的。

白智立教授认为,这种情况表明,公务员的薪酬改革中出现的争议,很大情况下可以看出是群众对社会公平的追求。“反对的人里面,有的人比公务员拿的还少,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比如说乡镇,如果当地人的收入就很低,而公务员的收入又高出许多,当地人的公平感就降低了”。

  公务员到底应该取得何等层级的薪资收入,社会早有定位,这里无须累述。但公务员群体到底应该取得多少收入,其是否与其业绩相当、是否与公众接受度相适应、是否与其支出相一致,这些都是制度应该明确的地方。

  如何给公务员涨工资

“我现在每个月到手的工资是不到3000元,我们这里房子均价在5000元以上,估算一下,要想买到房,得不吃不喝15年啊。”郭瑞苦笑着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对于自己目前的工资水平,他表示,很多情况下都羞于启齿,“出去也不好意思说,反正说了别人也不信”。他现在买的房是父母赞助的,连月供有时还得靠父母接济。“比上差得远,比下差不多,这就是我们工资的真实写照。”郭瑞感叹道。此外因“八项规定”的影响,奖金、福利等都消失了,感觉中秋节也过得十分“寡淡”。

  如何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如何在下一轮收入分配改革中实现社会公平?

公务员群体诉苦称工资低,其他民众不买账

摘要:如何给公务员涨工资
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个简单的调资政策,而是个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为此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基层沟通与接受。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来众多网民非议。当前,几乎所有涉及公务员的话题都易成敏感性话题…

在网上,也不断有公务员在网上晒出工资条,表达涨薪的迫切愿望。对于此类诉苦的话,陕西咸阳市民小路听得很多。小路以前是位坚定的“反涨派”。他告诉记者,自己以前上学的时候,总以为公务员收入动辄上万。工作了以后,才发现当上基层公务员的同学经常诉苦。“以前的班长告诉我,他们基层公务员工作压力大,收入低,甚至比我这个‘学渣’收入还要低不少,所以我改变自己的看法,支持基层公务员加薪”。

  在当下社会,公务员经常会被认为是工作士气最为低落的社会群体之一,同时又被认为是最具幸福感的群体之一。这种反差导致公众诸多的误解。公务员待遇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可谓苦乐不均。有清水衙门,有权势部门。有清官,有贪官。而多数勤勤恳恳的公务员却为少数贪官背负骂名。两会上有即将退休官员称:现在公务员里人浮于事,机构重叠,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老百姓很有意见。凭什么还要给你大幅度涨工资呢?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周志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公务员收入不太透明,造成公务员内部也存在着很大争议,各地方、各行业的公务员都觉得不公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