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这么舍不得以前的家庭,何必跟我结婚

  参考消息网9月3日报道
俄媒称,一些中国年轻人来到俄罗斯留学或工作,在习惯了俄罗斯的生活后,选择留在俄罗斯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生孩子是一个女人一生中必须要经历的一件事,是冒险,也是幸福。在俄罗斯,也有不少中国的年轻妈妈,她们选择在俄罗斯生孩子,抚养孩子。

薛女士和丈夫是再婚家庭,结婚快20年了。薛女士的儿子由前夫抚养,而丈夫的两个女儿一直跟着前妻。也正是因为双方都有孩子,两人婚后也并没有再要一个共同的孩子。

最近,热播电视剧《小别离》让低龄留学这个话题再次成为热点。剧中,面对“要不要送孩子出国留学”这一问题,经济条件截然不同的3个家庭进行了思考,既有土豪家庭“不差钱,只希望孩子多见见世面”的期待,也有工薪阶层“希望孩子改变家庭命运”的企盼,以及中产阶层的“焦虑和谨慎观望”。

  在俄罗斯带孩子让人挺安心

图片 1

剧本是现实的折射。《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目前中国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国。其中,约有3.4万人就读于美国中小学校,占该国同类留学生的32.3%;共有近1万名中国孩子就读于英国中小学校,就读于加拿大的中国孩子有7412人。

  俄罗斯卫星网8月27日刊登题为《为什么中国辣妈们选择在俄生宝宝?》的报道称,赵女士的丈夫在俄罗斯先留学,后工作。7年前她也选择跟随丈夫来到莫斯科,并在莫斯科生养孩子。目前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在莫斯科生活7年后,她对莫斯科感觉还是很好的。对于小孩子教育方面,她说:“这边我还是很喜欢的,这边不像国内只注重学习文化课。俄罗斯会留出一些时间,让孩子参加一些艺术类,运动方面的培训。”以后,她也会考虑让孩子在俄罗斯上学。在俄语方面,她并不担心。反而是中文,她想让孩子在俄罗斯上学的同时,去固定的中文学校,可以让孩子在俄罗斯全面发展。

从薛女士认识丈夫开始,他就没有彻底和妻子断绝,隔三岔去的就会跑去探望女儿。丈夫总是跟薛女士强调完整的父母陪伴对于孩子的成长有多么重要。看到丈夫也只是陪陪孩子,薛女士也没有太多的在意。

中国学生赴澳大利亚读高中及以下阶段教育的比例也逐年增加。数据显示,在新南威尔士州公立学校留学生中,中国留学生的数量占比从原来的50%增长到超过60%,安置中国额外留学生所需的澳大利亚家庭数量在4年内暴涨了75%。

  报道称,除了教育方面,最让她安心的还是俄罗斯这边的环境。她说:“像在这边带小朋友还是蛮舒服的,这边很干净。带孩子出门时,国内带一、两个小孩,就会怕走出去甚至走丢。在这边就不会。比如玩具丢了,今天玩具掉在这里,然后隔几天玩具还在那儿。就这样,让人很舒服。出去玩不担心小朋友走丢,也不担心有人欺负小孩,别人对小孩儿都特别照顾。”

这样的状态保持了快20年,孩子也都渐渐的长大了,看起来似乎奇怪的关系却一直保持着平衡和谐。

去年8月,薛女士一家经过慎重考虑,把儿子送到新西兰北岛最大的城市奥克兰上学,薛女士放弃了工作赴新西兰陪读。在薛女士看来,这好比“弯道超车”。薛女士对《青年参考》记者表示,很多人说,国内的基础教育难度大、范畴广,但西方国家的小学教育重视激发孩子的求知欲,容易让孩子爱上学习,得到充分发展的空间。

  报道称,在俄罗斯生活了十多年的吉马妈妈,最初在俄罗斯留学,现在在俄罗斯生活,与丈夫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谈到在俄罗斯怀孕时的情况,她说:“首先是当新手妈妈,第一次,然后什么都不懂,在这里也没有人照顾我,当时妊娠反应比较厉害,闻一些气味都不行,只能吃中餐。因为生活上的不便,最后还是选择回国生产。”

直到最近,丈夫已婚的大女儿突然离婚了,这件事让丈夫非常担心。往前妻哪里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后来竟然还提出了想要去照顾前妻和女儿,如果薛女士不能接受,就选择离婚。

薛女士说:“新西兰不存在重点小学、重点中学的概念,教育资源分布比较均等,本地人也没有择校一说,国际学生能随时插班上课。”

  报道称,现在吉马已经在俄罗斯上幼儿园了,她说:“俄罗斯幼儿园,生活还是挺不错的,很喜欢。小朋友之间没有种族歧视的问题。都挺不错的。而且他上的私立幼儿园,人也比较少。”至于未来会不会让孩子在俄罗斯生活、上学,她在犹豫中。因为担心孩子“俄罗斯化”太严重,回国后会很难适应国内的生活。对于孩子的语言问题,她也是有些忧心,她说:“现在我对他的俄语是一点儿不愁,他在俄语环境下长大。但是很担心他的汉语,汉语不好学,学了俄语的话,再说汉语就比较难了,毕竟汉语博大精深嘛。”

而丈夫的理由竟然是觉得大女儿离婚是因为自己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家,这让薛女士又爱又恨,爱的是丈夫有责任感,虽然双方都是再婚,但是薛女士觉得这才是她要的婚姻,恨得是丈夫这样犹豫和悔恨,是不是要离婚?

在新西兰1年,薛女士一直坚持用微博记录孩子学习和成长的变化。她发现儿子变得更开朗,还爱上了网球。“前不久,儿子拿回来一张网球奖状,下面有学校校长的亲笔签名,那一刻我真的很开心。”薛女士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