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考报名人数减少不值得欢呼

12日17时,2014年浙江省各级机关考试录用公务员[微博]注册报名结束。浙江省公务员局称,以目前数据估算,和去年比较今年的报名人数将减少近1/4。“受去年以来的大环境影响,公务员隐性福利锐减,对公务员待遇前景不看好是今年报名人数明显降低的主要原因。”有公职考试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据2月13日《东方早报》)。

张勇

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举行的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回应公务员[微博]报考遇冷,称受福利、地位等因素影响,地方公务员招考报名人数同比减少了36.09万人。

尽管浙江省公考最“热”的职位报名比例仍高达808:1,尽管相关人士称减少的考生群体多是“酱油党”,但对普通公众而言,他们还是愿意相信并愿意看到,当前热得发烫的“公务员热”,能够趋于常态和理性。与此同时,公众的更大期待还是,以“公务员热”暂缓以及更多的“吃苹果要自己买”、“隐性福利大幅减少”等现象为标志,从年轻人择业到对公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再到权力阳光运行、严格恪守边界,诸多的常识回归均能更多落地。

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举行的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回应公务员[微博]报考遇冷,称受福利、地位等因素影响,地方公务员招考报名人数同比减少了36.09万人。

此消息引来了不少媒体弹冠相庆,纷纷称“受福利影响”、“因灰色收入减少”“锐减”36万。笔者认为,需要对数据加以深入分析,不可简单判断。

具体到“公务员热”,不言自明的是,其对相当多数年轻人的影响,显然不是仅仅影响到职业选择。还是那个简单的道理,当一个社会里最优秀、最卓越的年轻人,相当多数都将大学毕业后自己“黄金时代”的那几年,耗费在“考碗”而非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社会创造上,这不仅会影响到很多人个体的发展,更是社会整体教育、人才、资源等层面的巨大浪费。随之而来的,公务员群体“稳定、高福利、有保障、安全感”的获得,以及双轨制改革推进的步履维艰,更加剧了阶层之间的分歧与割裂,以及社会流动性的单一和固化。

此消息引来了不少媒体弹冠相庆,纷纷称“受福利影响”、“因灰色收入减少”“锐减”36万。笔者认为,需要对数据加以深入分析,不可简单判断。

从表面上看,各地公务员招考的报名确实减少
36.09万人,减幅12.3%。降幅貌似不小,但请注意,今年的招录名额也大幅度降低,共计划招录10.18万人,同比减少了1.54万人,减幅13.2%。报名人员的降幅低于招录人数的降幅,怎么就被计算成了公考降温了呢?

相关文章